中国16个最诗意街名,你还见过更美的吗?

落梅轩读书人 落梅轩读书人

微信扫一扫


爱上一首诗,可能因为一个词语

或者是字里行间的一点共鸣

爱上一座城市,可能因为一个故事

一段阅历,或者是一个人


爱上一条街道呢?

原因自然也有很多

美丽的风景,珍贵的回忆

或者,是一个诗意的名字


那么,中国有哪些诗意路名呢?

选自“人人都是诗人”


上海篇

        疏影路、水清路       


坐标  上海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林逋 《山园小梅》


上海市闵行区的疏影路水清路,所谓“疏影横斜水清浅”,不得不说,当初取名者也是颇费心思了。



洛阳篇

     勒马听风街、烟云涧  、瀛洲桥  


坐标  河南洛阳


理想,就像勒马听风街

听说过,却没有走过

想走,却不知道入口在哪儿


 

三国时期,关羽和曹军对垒,关羽到此察看地形,勒马听风.....

仅此几字,当年的飒爽英姿跃然纸上。

@止戈

坐标  河南洛阳


 

河南洛阳城南的一个山村,历史相当久远,据说早在夏商周时期就是帝王祭祀用的青铜礼器的铸造地。现在是中国仿古青铜器的重要生产地。


觉得“烟云涧”这个地名不仅很有诗意,还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马小草

洛阳瀛洲桥


 

还是洛阳。神都处处有好名啊。洛河上有几座大桥。


西边两座,一座叫瀛洲桥,因河下有几座河心小座,想象为河上仙山,取自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一座叫凌波桥,想为曹植遇洛神之处,取自洛神赋: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未知生



长沙篇

        赏月路看云路口       


坐标  湖南长沙


 

朋友,不如来湖南,我们去梅溪湖路看映日,去枫林路踏雪,去看云路沐风。

@青玉案


看云路让人一眼想到了王维诗中的: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不知道起名者是否也是由此想到“看云路”的。



西安篇

        五味什字街、下马陵        


坐标  陕西西安


 

五味什字,以我国中药分为甘、辛、酸、苦、咸五味而得名。不是十字路口,是段东西向的街道。


下马陵,在和平门里,汉代大儒董仲舒的陵墓位于此地。据传这里曾立有“文武百官到此下马”的石碑。


端履门,明朝初年,秦王朱樉在西安城内建秦王府。进入秦王府的正门,首先得经过一个牌楼,在这个牌楼前,各位官员在此正冠端履,听候召唤。


还有长乐、未央、朱雀、慈恩、永宁、开元、含光blabla,听着就有长安的感觉啊,我大学所在的那个区,区名就叫长安。


还有些村名很有诗意的:月登阁、断垣、苍游、满江红、梦白。唉,


忆来唯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Low Low



杭州篇

        浣纱路、凤起路、立马回头      


坐标  浙江杭州


 

作为一个杭州人, 要是把西湖景区里的地名拿来说,那是欺负别人。例如“立马回头”,完全能对楼上洛阳的“勒马听风”。


浣纱路:家住水东西,浣纱明月下。原来的浣沙河填平了就成了浣纱路。河水清澈,能漂洗炼煮后的蚕丝,因此得名浣纱河。


凤起路:传说中这里出过一位皇后,故名凤起路。


秋涛路:旧有观潮圣地秋涛宫,由此得名。

@宛宛


高雄篇

        十全路、爱河       


坐标  台湾高雄


 

高雄的路名极佳。
一心路:同心同德,一心一意
二圣路:文王武王二圣
三多路:多福多寿多子
四维路:礼义廉耻,国之四维
五福路:一寿、二富、三康宁、四修好德、五得善终
六合路:上下东西南北
七贤路:竹林七贤
八德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


高雄市爱河


九如路

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騫不崩;如松柏之茂;如不尔或承


——《诗经·小雅·天保》

十全路:十全十美。

@Zongxi ZHAO




北京篇

        百花深处        


坐标  北京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

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人说百花的深处

住着老情人 缝着绣花鞋

面容安详的老人

依旧等着 那出征的归人



 

“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小晏的百花深处,是繁华热闹的,这条胡同,许是曾经热闹过吧!传说明代万历年间,这里繁花似锦,文人墨客争相前来赏花。

当花园荒废之后,便只剩了一个曼妙的名字,让人一声叹息。


老舍这样描绘“百花深处”:

胡同是狭而长的。两旁都是用碎砖砌的墙。南墙少见日光,薄薄的长着一层绿苔,高处有隐隐的几条蜗牛爬过的银轨。往里走略觉宽敞一些,可是两旁的墙更破碎一些。


那个写“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的顾城,也为这里写了一首旧体诗:

百花深处好,世人皆不晓。

小院半壁阴,老庙三尺草。

秋风未曾忘,又将落叶扫。

此处胜桃源,只是人将老。


若是忽略平仄问题,这首名为《题百花深处》的诗更像是一首《生查子》,让人想: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的曼妙境界。


陈凯歌拍了《百花深处》的微电影,陈升把这条胡同写进了《北京一夜》。


百花深处有什么呢?

也许,有我们丢失的天真;

或者,心中将被遗忘的诗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