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拍自杀者遗体:网络自治下的“眼球底线”是什么?

姬鲲 姬鲲

微信扫一扫


美国知名网络主播“劈叉哥”Logan Paul,因拍“自杀者遗体”引发巨大争议。他与朋友游历日本著名的“自杀森林”时,真实的遇到一具“自杀身亡的尸体”。并且将实地的情况全程记录下来,包括自杀者的多个部位和随身物品。虽然,在上传网络的视频中脸部较为模糊。但“劈叉哥”Logan Paul的行为还是遭到多方的批评。


不过,从批评的舆论方向上来看,基本上围绕的是“劈叉哥”Logan Paul的“受众影响”和自杀者的“生命尊严”。对于“劈叉哥”Logan Paul的观众,因为绝大多数是青少年,很多人担心这样的真实死亡情景会对受众的心理造成不良影响。


另外,最大的问题是拍摄的对象是“自杀者遗体”。而对于“生命的尊严”,东西方社会有着近乎相同的价值标准。随意嘲笑和拍摄死者,都算有违社会的基本道德。这种情况下,不管拍摄者的初衷是什么,也都不会得到原谅和理解,因为“死者为大”算一条普遍共识。


不过,从媒体上给出的评价来看,虽然争议很大。但网络世界中也只是“批评”,而非是“全民围剿”或者“网络暴力”。不得不承认,这也算一种东西方差距。我们有理由相信,理性的批评比谩骂更有力量,不同的观点比歇斯底里的道德标签更有力量,合理的容忍比极端的打击更有力量。


可惜,翻开我们的互联网历史,我们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冷兵器”时代的血腥。一言不合就谩骂,一言不合就拉黑,一言不合就走人。这种只有情绪,没有观点的发声,非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将问题复杂化。


当然,谈到“网络自治”,其实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一个层面就是像“劈叉哥”Logan Paul这样的内容产出者(包括个人或者集体),要有自己的“眼球底线”。另一个层面就是互动的主体内容评论者(通俗意义上的网络民众)。这两个层面的当事者,如若都能合理自控,固守底线,大抵才能出现良性的互动。


如若内容的产出者,只顾“眼球经济”,不顾社会底线,就很难有长久的媒体生命。最怕的不是“眼球有多亮”,而是怕亮的边界超越底线。如情色、暴力等内容,已经算是公认的“流量担当”,因为这些内容确实符合人性中最本能的一些窥探欲望。所以,才会大行其道,见缝插针。但这不等于,这样的内容都是坏的,只要有底线,有思考,就容许存在。


与此同时,作为内容的评论者,也应该学会合理的表达,客观的评述,建设性的批判。而非总是情绪的,暴力的,排斥的。实际上,有不同观点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每个人的经历,见识,都不尽相同。所以,同一件事情上,结论也不会一样,这本来就是正常的。当然,在共识的层面上,比如道德的基本价值是应该有所共鸣,因为这是社会良性的基本支架。


很多人面对一件事情,总是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开始批评甚至发泄。当然,若如不粗口,不情绪,不暴力,批评错误也是可以谅解。最怕的局面是,很多人连基本的个体尊重也没有,就从娘胎里跑出来到处怼人骂人,着实是一场灾难。


大多数时候,人们总说“眼球底线”,可实际上,“批判底线”也值得我们反思。我们不喜欢性感,可以不穿丝袜,但不能去摧毁丝袜厂,这就是底线。可是,面对很多争议的事情时,多数人总有“斩草除根”的逻辑出现。不喜欢就要封杀,而且是从头到尾的封杀。这种逻辑里,表面是努力,实质是偷懒。


所以,一直以来,对于观点的应用,观念的守护,有时候克制比情绪更有出路。人人都能表达,这是技术给人类的贡献,可与此同时,当表达成为眼球,当表达成为刀剑时,似乎灾难就应运而生。不管是西方也好,还是东方也罢,面对共识的诉求,都有所表达。可我们也要明白,同样的批评里,谈话和谩骂着实不在一个层面。


所以,当我们还在追问“眼球底线”是什么的时候,是应该反问一下“批判的底线”是什么,二者不孤立,而且某种层面上一脉相承。